山东职场爸爸画像九成需加班个人时间分配留给家庭最少

父亲的爱总是伟大又深沉的,

他们更多的时间可能都在忙于工作,

9成职场爸爸需要加班

贺三珠说的“新书记”,就是因公殉职的原台北村第一书记郭建平的女儿郭子涵。1996年出生的她大学毕业后,放弃城里的工作和生活,子承父业,接过台北村脱贫致富的接力棒。“父亲对扶贫事业的执着,乡亲们对父亲的热爱,这些爱和信任指引我走进扶贫领域,完成父亲未竟的事业。”看似柔弱的郭子涵字字铿锵地说出了投身扶贫的初衷。

初夏时节,记者走进台北村村民贺三珠老人的家里。74岁的贺三珠四世同堂,但除了她和老伴外,儿子、孙子、重孙都在城里工作学习,“前几年村里没啥干的,年前人都去外边打工啦”。问起她是否愿意去城里享福,老人表示不打算去,“我们村里的新书记正在大力种植连翘和白皮松,别看我年岁大了,但也想跟着书记好好干,等我们村富了,产业发展起来了,孩子们自然就回来了”。

通过统计数据来看,目前山东职场爸爸超九成需要加班,有33.78%的职场爸爸表示每日加班时长在1小时以内;有25.75%的职场爸爸表示每日加班时长1-2小时;加班时间在2-3小时、3-4小时、4小时以上人数占比为18.87%、11.27%和3.26%;仅有7.07%的职场爸爸表示不需要加班,综合来看绝大多数职场爸爸每天加班超过2小时。

超4成工资用来还房贷

战“疫”不忘春耕生产。人误地一时,地误人一年。当前正值春耕备耕“黄金”季节,春耕作业对鼓起农民“钱袋子”,装满群众“粮袋子”至关重要,同时也是打赢脱贫攻坚战中不可忽视的重要抓手。眼下,农村地区尤需备足种子、化肥、人力等,做好农机维修保养,投入必要的技术力量,做好农作物种植指导服务,切实以农业生产这一“压舱石”稳人心、强信心、聚民心。

延伸阅读 1月22日后 国内学者为何突然不再公开新冠数据? 中共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 研究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工作 未经批准私自向黄冈等地运送物资 山东两人被拘留

2019年8月2日,这个村民心中的好书记因劳累过度永远地倒在了工作岗位上。没有见上父亲最后一面的郭子涵,在办理完父亲的后事后,毅然放弃了继续考研深造的机会,主动向组织申请,来到父亲生前工作的地方,继续他未完成的事业。

山东职场爸爸在个人时间分配上,

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两手抓,就得两个肩膀协调用力,讲究科学性,需要重轻有别、分类而治、一体推进,切忌“眉毛胡子一把抓”,也不可顾此失彼、使力不均、影响全局。特别对于那些无确诊病例、累计病例少、基本没有新增病例的低风险地区,在做好“外防输入”的同时,更应把精力集中到脱贫攻坚重任上来,全面恢复生产生活秩序。

“我们刚到的那几天,正是陵川贫困县‘摘帽’、村里脱贫退出验收和驻村工作队轮换的关键期,任务非常繁重。整整18天,郭书记带着我们白天披着大衣入户,晚上在村委会和衣而眠,把全村50多户145名贫困人口的资料全部采集完毕。”台北村驻村帮扶工作队队员尹军杰回忆说。 驻村近两年时间,郭建平走遍了村里的每户人家,村里每个家庭的情况他都了如指掌,每一位村民都把他视为亲人,村里群众的大事小情他都不遗余力帮助解决。

(原标题:《父亲节山东职场爸爸画像:九成需加班,个人时间分配留给家庭最少》)

今年是脱贫攻坚的收官之年,为进一步巩固脱贫成果,郭子涵与全村村民积极制定发展规划:因地制宜鼓励村民在原有基础上扩大苗木种植规模,增加村民收入;创新扶贫方式,进一步激发内生动力,营造和谐稳定、乐观向上、积极进取的发展氛围;积极筹备老年日间照料中心和文化活动中心,便利老人就餐,丰富文化生活;推进“煤改电”项目,解决村民冬季取暖问题;积极开展“六送一讲”活动,增强脱贫信心;推进人居环境整治,提升村容村貌,完善基础设施,提高村民生活质量;利用青山绿水的环境优势发展乡村民宿旅游业,促进农村经济可持续发展。

就山东职场爸爸每月生活支出去向来看,用于房租/房贷花费排名第一,其占比高达43.29%,房价和租金的持续上涨也为白领带来了巨大的压力。除此之外,车贷、人情消费、子女教育也是广大职场爸爸的重要支出项目,分别占比21.18%、14.33%和9.52%。其他支出占比相对较少,基本维持在6%以下。

来源|大众报业·齐鲁晚报

在对山东职场爸爸个人分配的调查中发现,工作时间占比最高为39.58%,这与职场男性经常加班密不可分;其次是睡眠时间,占比为36.25%。值得注意的是,山东职场爸爸家庭投入时间占比最低,仅为6.67%,甚至不如个人社会交际时间长,这也反映出山东职场爸爸家庭教育缺失严重,虽养家但不顾家。

注:就业市场化平均薪酬是反映市场薪酬总体水平的指标,指用人单位在一定时期内支付给员工报酬的平均值,数据来源于齐鲁人才网网站平台,仅供参考。

根据数据显示,山东16地市职场爸爸平均薪酬均在6000元以上,平均薪酬为6753元。其中,青岛职场爸爸平均薪酬为7503元,为全省第一;济南紧随其后,职场爸爸平均薪酬为7379元。相比山东省一季度市场化平均薪酬6223元,山东职场爸爸薪酬明显高于全省薪酬平均水平。

战“疫”必将胜利,发展时不我待。今年是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决战脱贫攻坚之年,还有近300万建档立卡贫困人口需要脱贫,52个贫困县要摘帽,脱贫攻坚任务依然艰巨。前不久,中央召开统筹推进新冠肺炎疫情防控和经济社会发展工作部署会议,强调今年脱贫攻坚要全面收官,必须再加把劲,狠抓攻坚工作落实。脱贫攻坚“冲锋号”已吹响,正需要我们争朝夕、惜韶华、向前冲,做到疫情防控不含糊,生产发展不拖后。

疫情防控是脱贫攻坚的“磨刀石”。 在年初全国省级地方两会上,都将脱贫攻坚摆在突出重要位置来安排,原本就有不少硬仗要打,现在还要努力克服疫情的影响,对各地来说无疑是“双重”挑战。特别是当前剩下的“贫困堡垒”大多处于偏远农村地区,这些地方普遍存在农业基础落后、产业发展匮乏、就业质量不高、人居环境较差等现状,如何更好地用好力,使好劲,集中富裕力量向“深贫”“极贫”地区挺进,一举拔掉“穷根”,各地需要尽快出实招、真行动。当务之急,特别需要做到“三不忘”。

6月21日父亲节来临之际,山东本土求职招聘网站齐鲁人才网面向全省10万职场爸爸发放了一份调查问卷,结果发现山东职场爸爸在个人时间分配上,在家庭投入的时间最少,甚至不如个人社会交际时间长;加班夜归频繁,九成需要加班,其中1/4加班在1-2小时;每月生活支出,四成用于房贷或房租花费;从跳槽周期看,职场爸爸跳槽周期为3.96年,相当于四年换一次工作,而未婚男性跳槽周期为2.15年。

战“疫”不忘产业发展。完整的产业链具有强劲的“造血”功能,发展产业,对农村地区打赢脱贫攻坚战举足轻重。特别是在疫情防控分散精力、影响市场的情况下,更应把产业链做长做细做精,辐射延伸至农村地区,以小投入换取大收益。譬如,相关部门和基层扶贫主体可根据当前和未来一段时期的市场供需判断,对乡村地区加大种养殖业宏观指导,提供科学信息,指引农民抓好中药材、果蔬、禽肉类等“供端”生产,为市场保供储备“源头活水”。既帮农民增收,又稳定生产产业链,也是降低疫情对市场影响的题中之义。

根据数据统计,未婚男性跳槽周期为2.15年,职场爸爸跳槽周期为3.96年,职场爸爸坚忍如老黄牛,近4年才换一次工作。

说到“丧偶式育儿”,相信大家不陌生,很多中国妈妈背后都站着一位缺位的隐形爸爸,指的是职场爸爸更多的将时间倾注在事业、工作、社交当中,忽略了孩子的教育。

全省职场爸爸平均薪酬6753元,

当前山东职场爸爸人中,有49.94%的属于无下属并在基层岗位工作的状态。除此之外,半数以上职场人已步入管理层,但是大多数从事的仍是基层管理工作,其中下属人数在1-5人的最多,占比为24.34%;下属人数在6-10人的占比为9.88%;下属人数在11-20人的占比为6.18%。而成为中高层管理人员的则是凤毛麟角,目前下属51-100人、101-200人及200人以上者,占比仅为2.34%、1.85%和0.91%。

战“疫”不忘就业帮扶。受疫情影响,中小微企业面临不少发展难题,不可避免会影响到农村剩余劳动力就业。而稳就业位居“六稳”之首,打赢脱贫攻坚战,就业扶贫尤其需要牢牢抓在手上。也正因此,脱贫攻坚要有“走短路、下大棋”的谋略,地方应当根据疫情防控形势下的就业变化,动态调整政策,把“减负、稳岗、扩就业”要求落实落细,把贫困户“一人就业、全家脱贫”的好经验用在刀刃上,尽快鼓励做好低风险地区农民工返岗就业,解决好个体工商户恢复营业等事宜,将农村剩余劳动力布局到经济社会活动的“大棋盘”中来,以过硬的措施、过硬的力量,奋力夺取疫情防控和脱贫攻坚战的“双胜利”。

在家时间最少,甚至不如交际时间

对于一名职场爸爸来说,最期望自己能功成名就,给家庭一个可靠的保障,也为自己之后的发展奠定坚实基础。

根据数据统计,当前山东省就业市场男女比例约为6:4,男性人才占据主导,其中职场爸爸占比超6成。

“40岁以上的中年人,上有老下有小还有房贷和车贷,不敢随便辞职。”李凯说,以前觉得这句话太夸张了,当了父亲才知道这话一点不假。李凯在现在这家公司呆了8年,8年以来工资从来都没涨过。虽然有时想想有点不值,可还是没有勇气离开公司,李凯在这里多少算一个领导,可再换工作,拿什么跟90后、95后拼呢?虽然有时也想去拼一拼,可力不从心。

李翔在潍坊一家化工厂上班,正处在上有老下有小的年纪,去年刚提拔为车间副主任,现在每月收入8000多,在当地已经不错,但是每个月需要用钱的地方太多,他也感到捉襟见肘。

郭子涵的父亲郭建平,曾是山西兰花集团莒山煤矿职工培训中心主任。2017年12月,他由晋城市委组织部派驻陵川县附城镇台北村担任第一书记,并兼任驻村帮扶工作队队长。那时,村集体没有任何收入,扶贫工作排在附城镇倒数第一。面对困境,郭建平带领工作队一起埋头苦干。

河南省21日起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站交通管制 2月20日,河南省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防控指挥部发布《关于分区分级做好交通运输保障工作的命令》。其中指出,自2020年2月21日零时起,全部取消高速公路收费站交通管制。

路先生是今年新晋奶爸,去年为了结婚不得不买房,120万的房子,首付就要30多万,现在每个月还要还4000多元的房贷,工资抵月供的压力,让他不敢轻易换工作,不敢大额消费。

台北村位于山西省晋城市陵川县西南大山深处,因地处九仙台以北而得名。由于位置偏僻,交通不便,信息闭塞,村民大多外出打工谋生。虽然在2017年脱贫,但因为没有后续产业保障,依然有很大的返贫风险。

“一个村子要避免返贫,仅靠‘输血’是不够的,必须学会‘造血’。”对村里下一步发展,郭子涵有自己的思考,“我们打算以连翘茶加工扶贫车间作为群众增收的突破口,同时发展桑叶茶、蒲公英茶等多种药茶产业,扩大规模,形成品牌。多措并行,决战决胜脱贫攻坚,为实现好乡村振兴奠定坚实基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