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后重建生活“现实感”报志愿阶段摆正心态

原标题:高考后,重建生活“现实感”

考完后,学生会有短暂的“眩晕”的状态,需要一段时间的稳定和缓冲。

教联会主席黄锦良形容,开学对于有跨境学生和他们的学校而言是一个“巨大的挑战”。校方面临网上学习软件选择困难之余,只能通过邮寄方式给在内地的学生寄送新学年的教科书;内地学生在香港曾经复课的一个多月也只有高年级中学生回港上课,很多跨境生自疫情以来就没能回校上课。

有的学生高考后会进入到一种过“high”的状态,甚至因为一些冲动行为而导致悲剧,比如在不安全的水域游泳、去未开放的区域爬山。“高考之后,学生会有短暂的‘眩晕’的状态,需要一段时间的稳定和缓冲,这个时候家人的理解和陪伴是非常重要的。”宋振韶说,“家长应该尊重孩子的需求,他想跟你说,你就多听一听,但不要过多地去干预。”

宋振韶觉得,有三件事不妨一试:一是在家里做做家务,农村孩子还可以去田间地头劳动,这是一个接地气、感受人间烟火气的方式,让孩子真切地体会现实生活的节奏感和质感;二是和家人进行一段时间的旅行,放松身心,长时间的复习备考会让交感神经过于兴奋,旅行则让“主管”放松的副交感神经也得到施展,感受到能量的补充;三是整理自己之前12年学习生涯的物品,分门别类,整理过程也是对自己过往的总结,既让心安静下来,也十分轻松。

高考结束,考生和家长都进入了一个短暂的空白期,分数未出、志愿未报,一切悬在半空,却又想大肆放松。每年这个时期就会出现新闻,最近就有“湛江8名学生高考后去海边踢球,1人被海浪卷走”的悲剧发生。

教联会副主席邓飞表示,解决网上学习平台问题主要是选择两地都能够顺畅使用的应用程式,政府出面解决会比学校自己解决高效很多。

此外,教联会的调查结果还发现,超过七成受访教师对网上授课感到忧虑或十分忧虑;最多受访教师认为,家居环境的各种限制,是网上授课遇到的最大困难。(完)

然而,也不排除有的孩子特别没主意,把选择权主动交给了家长。在这种情况下,宋振韶建议,家长尽可能地让孩子摆出几样他想选的学校和专业,然后一起讨论分析利弊,最后从中选择一个。

为了解会员对网上教学及复课安排的意见,教联会于8月27日至28日进行网上随机抽样问卷调查,成功收回552份有效问卷,其中包括102名幼稚园教师、222名小学教师、201名中学教师、10名专上院校教师和17名特殊学校教师。

全港学校将于9月1日开学,当天也是香港推行普及社区检测计划的日子。教联会呼吁全港教师积极响应计划。黄锦良说,教育工作者有责任保证和保障学生健康,越多人参与检测计划,越令家长安心,越给社会信心,越为全面恢复正常上课创造有利条件。

在参考家长、老师等多方意见后,最终的决定应由孩子来下,“孩子是一个独立的个体,他的成长环境和家长的成长环境是不一样的,所以孩子需要自己作出选择”。

其次,家长的“尊重”也尤为重要。宋振韶建议,家长可以多提参考意见,但绝对不能让孩子“必须”如何,不然就会为未来埋下隐患,“有的孩子上了家长要求他报的志愿,结果整个大学都过得很不开心,一直在纠结和冲突中,之后的发展也不是很好”。

事实上,填报志愿无非是高考分数、学生兴趣、就业前景等几方面的博弈,宋振韶特别反对放弃兴趣、完全以就业为导向的选择。“过度、过早的功利化,最终会让孩子完全丧失了学习求知的乐趣。”宋振韶说:“高等教育不仅是为了找一份待遇好的工作,而且什么叫待遇好?如果你真正做了最适合自己、最开心幸福的工作,其实往往你会干得很好,待遇也不会差。”

宋振韶,北京师范大学学生心理咨询与服务中心常务副主任,长期和大学生以及准大学生打交道。在他看来,考生高考后的首要任务是重建“现实感”,重新与现实生活建立联系。

调查结果显示,受访教师最关心跨境学生学习软件的支援问题,学生因各种原因无法连接很多香港学校常用的网上应用学习平台。

孩子的兴趣是填报志愿首先要考虑的因素。一个具体的操作方法是:在整理自己过去12年的物品时,也不妨整理自己做过的事,列一个“成就清单”,看过哪些书、对哪些事情特别感兴趣、做过哪些自己特别满意的事……把这些事情列出来,从散点上寻找自己特别希望进一步发展的方向。

“一方面,高三阶段的高强度复习冲刺,并非一个人的生活常态,人生肯定不是天天要考试冲刺,在这种非常态下,学生与现实生活之间会产生短暂的扭曲感。另一方面,当高考结果出来,无论是否理想,都会对学生的自我感受产生冲击,考得好觉得自己无所不能,考得不好觉得自己一无是处。”宋振韶说,这两方面都是学生的“现实感”受到冲击的体现。

在新冠肺炎可能长期与人们共存的新常态下,网上教学或成为一种新趋势。教联会认为,支援跨境学生关乎学生公平的学习机会,业界也普遍希望特区政府能够为跨境学生搭建统一的网上学习平台及寻求解决教科书问题的方法,避免不同学校重复此类工作。

到了填报志愿阶段,宋振韶觉得首先要摆正心态,不要急,选择志愿很重要,但也不要看成是“定终身”的事情,如临大敌。“人生不会因为一个志愿的选择就被完全决定,人生是一个不断探索的过程,也是不断调整的过程,不会一步到位,也不会一条道走到黑。”宋振韶说,所以,千万别紧张,不妨心平气和又大胆地面对。

中青报·中青网记者 蒋肖斌

那么,如何让学生调整心态,重建“现实感”呢?